当前位置:福清华侨中学>教学管理>教育理念>浏览文章

“不分文理科”在基础教育界引发热议

发布时间:2013/12/5 0:00:00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 办公室

文理不分科,或将改变整个中国教育生态链

 

文理不再分家――教育界长期以来的呼吁和期盼,终于有了结果。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出探索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

上海高考目前实行“3+1”方案,而加试科目的存在,本身就是文理分科的产物。考试“指挥棒”之下,很多中学生往往从读高一甚至初中开始就在为选文还是选理而绸缪。考试分科变相导致学生偏科。

不少教育专家分析,“不分文理科”的改革风向标,改变的不仅仅是围绕高考的招生制度,更重要的是,它会对我国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整个教育生态链,产生积极的影响和变化。

――编者

 

 

 

“不分文理科”在沪上基础教育界引发热议

――好理念“落地”,期待时间表和路径图

 

记者  张鹏

 

文理分科将逐步取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教育领域综合改革作出重大部署,明确提出“逐步推行普通高校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探索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对此,沪上基础教育界既兴奋又期待。

有人直言,取消文理分科,教育界盼了多年,也议了多年。这一改革理念能否最终落地,希望“尽快出个时间表,尽快有份路径图”。

   

文理不分科,肯定是好事

“从学生的长远发展来看,文理不分科肯定是好事。”上海市民立中学校长曹斌坚定地说。

    在教育界,支持文理不分科的呈“一边倒”的趋势。

    杨浦区高级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陈小英说,基础教育本来是打基础的阶段,现代社会发展,需要学生对各个学科知识都有所了解,任何一个科目都不该偏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提法并没有过时。

    中学阶段设置文理分科,是我国教育在一定阶段的产物,当时主要是为了快速培养适应社会需求的人才,也有为学生减轻负担的考虑。但陈小英说,“人才培养自有规律,急不得。18岁之前能全面了解学科知识的人才,在后40年的发展中,成为高端人才的可能性越大。”尤其是当现代学科发展越来越趋于交叉、渗透,基础教育更应该培养学生多学科的思维方式。

    但在中学里,不仅文理长期分科,而且在激烈的学业竞争下,“减负”走向了它的反面――实际负担没减,分科却越来越早。

    “原则上要求文理分科在高三完成,但实际上,从初中毕业后,学生就已经开始选高考科目了,高中阶段的学习也有明显的倾向性。这造成了文科生缺乏科学素养,理科生缺乏人文情怀的尴尬现实。”陈小英说。

    叫停高中过早出现的文理分科现象,2010年,上海市教委曾专门出台规定,要求“高中指导学生文、理分科的时间不得早于第二学年末”,并要求学校尊重、保障学生自主选科的权利。

 

取消文理分科,改革阻力一直很大

    其实,有关取消文理分科的讨论从全国来看,并非第一次。但熟悉中学教育情况的多位专家告诉记者,取消文理分科,推行的阻力一直很大。

    早在2002年,江苏省推行“3+大综合”的高考方案,把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政治等6科出成一张卷子,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打破文理分科的弊端,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但改革1年后,这个方案就宣告失败,因为学生要同时抓9门课,负担太重,高校也认为选拔人才时较难区分学生的特长。

    辽宁省在20042005年也试行过类似的高考改革方案,开始形式与江苏省“3+大综合”基本一致,但仅仅坚持两年后就改旗易帜。

    2009年,湖南省教育厅出台文件,率先取消高中文理分科,在全国范围内引起极大震动。

    “那一年,上海教育界也开展过一次是否取消文理分科的大讨论”。一位亲历当时大讨论盛况的中学校长告诉记者,分科计划最终“流产”,因为广大学生家长首先投了反对票。这位校长记得,当时,有个中学在校内做调研,结果,超过七成的学生和家长不赞同取消文理分科,担心这种改革不仅不能缓解学生偏科,还会和减负背道而驰,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

 

能否减轻学生负担,关键在于操作

    “现在的学生学业负担重,并不是文理分科造成的,根本原因是招考方式和评价方式。不管哪种考试制度,高考也好,自主招生也好,仍然是‘万人同过独木桥’,没有从根本上为学生减负。”按照上海市实验学校东校王玮航的看法,取消文理分科只是第一步,但它并不是学生减负、教育改革的“救命稻草”。

    更多高中校长表示,真正在中学教育阶段实现“不分文理科”,还需要更多的配套政策支持作为保障。

    适当降低考试难度和人才选拔标准,被认为是让“文理不分科”得以落地的关键词。上海市实验学校校长徐红说,要将原来以考试为基础的选拔性标准转化为通过型标准,学生达到基础知识所要求的标准即可。

    陈小英则建议,大学的招生制度首先要进行调整,例如,尽快将学业考成绩逐步取代高考成绩,以此作为高校选拔人才的参考;更重要的是,要将每一门学科放在同等地位看待,降低考试的难度。“要让学生有充分的时间,把基础知识学扎实,不要给孩子们太重的负担。”

    不少一线教师表示,教育改革是个系统工程,启动文理分科的变革,要有教材、教学大纲、选拔体系等一系列改革举措的配合。

    一种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教育界应该对目前教材内容的编排做出更加科学合理的设定。尤其是理科教育。“相比国外,国内理科教学的难度太大。也正因此,很多学生失去了学习信心,被吓得去学文科。”

    聚焦未来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我们的教材需要做出哪些变革、在课程教学方法上如何提高,这些都是值得教育界共同反思的大问题。

 

关注
微信

关注
微博

手机
访问

返回
顶部